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儿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喜欢在网络中漫游的人,渐渐地熟悉了网络中各种资源,日益体会到网络是一个无尽的宝藏,我的工作、生活都已离不开它。我的爱好之一就是在网海中觅宝!最近又认识到了博客的妙处,对于一个喜欢在网海中觅宝的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藏宝所在!我在网络中对网友们提供的资源受惠颇多,因此,我也愿意与网友共同分享我的宝藏! 注:本博客的文章除了原创类目下的博文之外,其余皆为编辑、整理或转帖收藏之文章。

与哲学家对话人生:人生有没有自由  

2014-04-08 16:4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常常听到有人用诗一样的语言歌颂自由,说像鸟儿一样自由地飞翔。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是自由的,我就可以无所不能,可以随心所欲,我有力量可以飞到任何我向往的地方,享受人间最美好的一切。可这真的是自由吗?

 20世纪末一项民意测验中,当被问到你作为美国人最感骄傲的是什么时,69%的美国人回答是自由。但如果你追问他们的自由是什么,答案之多令人惊奇。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首诗是许多人都非常熟悉的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写的。在人类历史上,为爱情而抛头颅、

 1.本主题人生有没有自由是上个主题人生的选择的继续。根据上个主题的讨论,结合本主题提供的3篇文章,进一步理解什么是自由。

 一项开头看上去不会威胁自由的发明到头来却会严重地威胁自由。例如,机械化运输。一个步行的人原来可以去任何他喜欢去的地方,按他自己的步调行走,不用遵守任何交通规则,不依靠技术支持系统。机动车刚刚出现时,好像是增加人的自由的。它们没有夺去步行的人的自由,任何人不想要汽车就可以不要,而买汽车的人则可以比步行的人走得快得多。但机械化运输很快就改变了社会,大大地限制了人的移动自由。当汽车多起来了,大规模地管制它们的使用就变为必需了。在汽车里,特别是在人口密集的地区,人们不能按照自己的步调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人们的移动为车流和各种各样的交通法规所限。人们将为各种各样的义务所累:牌照、驾驶员考试、更换注册、保险、安全维修、每月付车款。尤其是,人们不再有选择是否使用机械化运输的自由。自从有了机械化运输,我们的城市的布局已有了很大改变;大多数人的居所已不在其工作场所、购物区和娱乐区的步行距离之内,因而他们不得不依赖汽车运输。或者他们必须使用公共交通运输,这时他们对自己的移动的控制更少于自己开车。甚至步行者的自由也受到了很大限制。在城市里,他要不断地停下来等主要是为汽车交通而设计的红绿灯。在乡下,机械化运输使得沿高速公路行走变得危险而难受。(注意我们在机械化运输的案例中阐述的重要论点:一个技术新项目刚开始往往是以一种备选的面目出现的,作为个人可以接受它,也可以不接受它,但它不一定停留在备选的位置上。在许多情况下,新技术会改变社会,最后人们会发现他们自己被强制去使用它。)

 请你想一想,你成为你今天这个样子,究竟是因为你的先天素质的作用呢,或者是因为你出生的家庭环境和生长的社会环境的作用呢,或者是因为你自己是否努力即你的意志的作用呢,还是所有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呢?

 但是,那些主张一切事情都由因果律决定的哲学家会告诉你,在这些因素中,你的意志这个因素不起任何作用。人的行为同样受因果律支配,没有自由可言。支配人的行为的因素有两个,一是人自身的欲望,二是外部的环境。欲望的变化,外部环境的变化,以及外部环境刺激人的欲望从而使人做出反应的过程,这些都严格遵循着因果律。如果能够查明所有这些复杂的因果关系,我们便可以推算出每个人过去、现在、将来的一切行为。人是绝对不能支配自己的行为的,更不用说支配自己的命运了。你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你,你已做的和将要做的一切,都早被你的机体构造和你降生于其中的环境规定好了,是这两种你无法选择的因素相互作用的产物。

 也许你会举例反驳他们说:我是一个农家孩子,靠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学,成了一个知识分子,而与我同村的孩子们尽管和我有着相似的生长环境,现在却在务农或经商,走上了与我完全不同的道路。这就证明个人的选择和努力是有重要作用的。

 但是,那些哲学家会问你:你当初为什么想要上大学,并且为此做出了努力呢?这一定有原因,因为世上决不会发生没有原因的事情。只要仔细分析,便可以发现,与你的同村孩子相比,或者在你的机体构造中,或者在你的生长环境中,必有某种因素与他们不同。

 事实上,确实没有两个人的先天素质或生长环境是完全一样的,因此你很难驳倒这样哲学家。实在很难和这些哲学家作认真的争论,他们的逻辑倒是十分简单的:凡你已经做的一切,都是必然的,因而是别无选择的。晚饭后,你想读一本小说,又想听音乐,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听音乐。他们就分析说:你听音乐是必然的。你争辩说:不对,我刚才明明想读小说的,听音乐是我的自由选择。他们会说:可是你终于选择了听音乐而不是读小说,其中必有原因,因为天下决无没有原因就发生的事,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这原因,才产生了自由选择的错觉。你火了,不耐烦地说:好吧,我告诉你是什么原因,这原因就是我做出了选择!他们当然不会承认你的选择也是你的行为的原因,因为这就等于承认了自由意志,于是他们换一种方式来引导你:年轻人,别发火,让我们来做一个试验,看看有没有意志自由这种怪事。你试试看,你能不能纯粹依靠你的自由意志举起你的右臂?听了这话,如果你不举,就证明了你没有意志自由。如果你举了,他们会告诉你:你之所以举起右臂是因为我们正在争论意志自由问题,你受了我的话的刺激,想用举右臂来证明你有意志自由,所以才举起了右臂。如果没有这些前因后果,你就不会在现在这个时间举起右臂。所以,这恰恰证明了你的意志是不自由的。

 照上面这种方式争论下去显然是没有意义的。为了使讨论取得有益的进展,有必要明确意志自由的概念,以限制讨论的范围。事实上,那些主张有意志自由的哲学家都乐于承认,人的肉体生活在相当程度上是受自然律支配的,在这个领域内即使有意志自由也很微小,而且并不重要。意志自由问题真正具有头等重要的意义,是在人的精神生活领域,尤其是在道德生活领域。

 如果没有意志自由,人不能自由地选择和支配自己的行为,道德就失去了根据。假如杀人、放火、偷盗等都是出于机体或环境的必然的原因,个人的意志对此完全无能为力,你当然就没有理由要求罪犯对他们的罪行承担道德责任。

 为了说明有意志自由,有些哲学家就强调理性是人的本质,人凭理性而能分辨善恶,并据此进行选择;另一些哲学家则宣布人没有任何一成不变的本质,所以在任何时候都无所凭借,但也因此可以自由决定自己的行为。不论怎样,他们都认为人是有选择的自由的。情势再逼迫,你总还有说的自由。刀子架在脖子上,你也不是非投降不可,因为你可以选择死,而这便证明你是自由的。当然,那些不承认有意志自由的人一定会说:你之所以选择死也是有原因的,可以从你过去的全部经历中分析出这一选择的必然性,可见它并非自由的选择。看来终归是谁也说服不了谁,而且这两派人谈论的很可能不是同一件事。

在人类思想史上,自由一向是人们争论不休难得共识的问题,人们不仅在人究竟有没有自由的问题上众说纷纭,而且在究竟什么是自由的问题上莫衷一是。我们在此不准备全面分析自由问题,只想来讨论自由与人生的关系。自由与人生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从人生的角度看,我们必须将人是自由的确认为一个事实,同时意识到自由的实现是有条件的,并且把自由的充分实现看作是人生的最高理想。为什么说人是自由的是一个事实?因为按照我们的理解,所谓人生指的是一种自主性的有意义的生存活动,所以除非你否认人有人生,否则你就必须承认人生以自由为前提,换言之,自由是人所以有人生的必要条件。如果人是不自由的,他就不可能从事有目的的生存活动;如果人是不自由的,他就不可能赋予他的生存活动以某种意义或理想;如果人是不自由的,他就不可能面对可能性做出不同的选择;如果人是不自由的,他也就用不着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总之一句话,如果人没有自由,他的活动就不是自主性的活动,他的人生也就不是他自己主宰的人生——他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的人生。因此,无论我们在自由问题上存在着怎样的不同意见,在人生范围内,我们必须承认人是自由的这一事实。

 当然,人是自由的这句话所说的只是人具有独立自主性,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有了什么别的意思,那么这意思所关涉的不是自由,而是自由的实现。我们并不否认客观规律、社会环境对人活动的限制和决定作用,不过这种限制与决定作用所限制的应该是自由的实现而不是自由。一个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外在环境对他的限制,但是我们不能说他没有自由,而只能说他没有或无法实现他的自由。实际上,卢梭的那句名言:人生来是自由的,但无往而不在枷锁之中,当作如是解才说得通。当我们说人是自由的这句话的时候,它所表达的只是人的自主性,换言之,人具有面对无数的可能性自己决定自己的行为或自主地进行选择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并不能够保证他的选择就是正确的、恰当的,也不能够保证他的活动一定按照他的意愿而实现,更不能够保证他可以充分地实现他的自由,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都将处于各种各样外在的、客观的因素的限制之下。因此单纯讲人是自由的,它指的还只是自由的消极意义,因为只有在自由的前提下才可能有人生,而我究竟有一个什么样的人生则全要看我如何在外在条件的限制下实现我的自由。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把自由的实现看作是自由之可能的积极意义。说它是可能的积极意义,是因为在条件的限制下人不仅有可能实现不了自由,而且即使实现了自由也不一定就是合乎理想的。所以真正说来,自由只是为人生提供了可能性,而自由的实现则使我们有了一个现实的人生。由此可见,自由与自由的实现是有区别的,人是自由的,这是无条件的,人的自由的实现则是有条件的。如果无视这种差别,人们就可能根据自由之实现的条件性否定人的自由,也可能为了维护人的自由而抹杀或反对自由之实现的一切条件和限制。因此,将自由与自由的实现区别开十分必要,人们关于自由的许多错误观念正是由于将它们混为一谈而造成的。

 历史上许多哲学家、思想家对自由持否定的态度,今天仍然有许多人认为人没有自由。他们主张自由意味着不受限制,而万事万物包括人在内统统是受限制的,都是按照某种自然必然性而活动的,因而对人来说环境决定一切,人不可能有自由。至于人们之所以有不同的人生,那并不是由于他的自由选择使然,归根到底不过是由于他们所处的环境不同罢了。应该说这种观点强调社会环境对人的活动的制约作用是正确的,但是它据此而认为人没有自由却是错误的。它没有意识到,客观条件虽然对人具有决定作用,然而它所限制的并不是自由,而是自由的实现。无可否认,人是一种开放性的理性存在,他具有在可能性中进行选择的自主能力,我们就称这种能力为自由。面对可能性,无论人的选择受到怎样的限制,他都有选择的余地,不是非如此不可,也不是非不如此不可。我们的确不可能不受任何限制地任意选择或随便实现我们的自由,但是我有选择的能力却是一个事实。当一个人因为触犯刑律身陷囹圄时,通常人们会说他失去了自由,而等到刑满释放时,人们又会说他获得了自由。其实这种说法是很成问题的。实际上,他从未失去过自由,也无所谓获得自由,只是由于某种原因例如犯罪其自由的实现受到了强制性的限制而已。倘若我们以为自由是可以失去或得到的外在的东西,或是认为人没有自由,那么当一个人犯罪的时候,其罪就不在他自己,他是不应该受到惩罚的。即使要惩罚也应该惩罚给予他自由的人,或者在剥夺他的自由之后就应该释放他,因为他一旦没有了自由也就不必为此承担责任了。

 其实在这种观点的背后潜藏着某种自相矛盾:当人们否定人是自由的时候,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恰恰表明人是自由的。在自由问题上,人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这意味着人们在此意见分歧:我说是,你说否。但是,一个人之所以能够对某个问题说,至少表明他在思想上有说的自由,而思想的自由当然以人的独立自主性为其前提。当年笛卡尔曾经通过怀疑一切最终发现我在怀疑是无可置疑的,与此类似,当人们否定自由的时候,他其实就在行使着自由。这就如同人逃避自由一样。真有当人有逃避自由的自由时,他才可能逃避自由,因为逃避自由毕竟也是人的自主选择。所以萨特曾经指出,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它意味着你选择了不选择。因此严格说来,人不能逃避自由而只能逃避自由的实现。

二我们以为,这种主张人没有自由的观点危害极大,它不仅抹杀了人与物、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别,而且有可能造成使人消极地顺从现实环境、拒绝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的恶果,甚至成为人间一切恶行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一说到自由的实现,我们不能不面对另一种错误观念,这种观念把自由看作是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任性活动,认为任何对它的限制都是对个人自由的危害,都是不能容忍的。显然,它也是把自由与自由的实现混为一谈,似乎只要限制了自由的实现,就等于取消了自由。例如存在主义就是如此。当它以维护个人自由的名义要求无条件地实现自由的时候,结果就陷入了相对主义与个人主义的泥沼。

 我们以为,自由的确表现为个人的自由,但个人自由的实现却不可能没有条件没有限制,而这些条件和限制亦并不意味着个人将由此而失去自由。任何人自由的实现只有在客观条件允许的范围才是可能的,这自不必多言。即使不考虑这方面的因素,单就自由的实现而言,它也不可能没有限制。因为一个人不可能离开他人与社会而单独存在,其自由的实现也是如此。他人与社会不仅限制了其自由的实现,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也为自由的实现提供了条件。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自行其是,都要求无条件地实现自由,那么整个社会势必陷入霍布斯所说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显然在这种战争状态下谁也无法充分实现他的自由。因而自由的实现一定是有条件的,例如一种理想的政治法律制度无疑是对自由的实现的限制,不过这种限制却又是使一切人的自由得到实现的必要条件。正如18世纪启蒙思想家们所说的,自由就是做法律允许的一切事情。

 显然,自由只有在人生的活动中才能实现出来,但是若局限于这些活动中自由又不可能得到充分的实现。面对这个矛盾,我们如果要将自由的充分实现看作人生的理想,那么或许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只有当我们不是把自由当作实现其他目的的工具和手段,而是把它的实现本身当作理想来追求的时候,我们才能充分地实现自由。这就是说,我们不是以自由去实现人生中的种种活动,而是通过人生的活动去实现自由,于是自由的实现作为精神性的普遍、持久、内在的价值便渗透于人生的全部活动之中,它不再是有限的人生所无法实现的东西,而是体现在我们的每一个活动里,因而是人生所能通达的理想境界。因此,如果自由是可以充分实现的,它就并不是外在的目的,而应该是自成目的的自我实现。这并不是说自由是超越于人生之上的独立存在,似乎它自己就能够实现自身。若是那样的话,自由就仍然被看作某种从无到有产品,它不仅不可能在人生中成为现实,人自己也可能沦为实现自由的工具。应该说,自由是人的自由,它的实现就内在地体现在我们的一切活动之中,因而对人来说,实现自由就是实现人自己,实现人自己就是实现自由。所以,如果人生理想是可能的,它就应该是人的自我完善。

 3.围绕自由这个主题,根据观点的不同,分组开展讨论或辩论。主要围绕以下三个问题进行:什么是自由?影响自由的因素有哪些?人到底有没有自由?




引文来源  与哲学家对话人生:人生有没有自由 - 空空道人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