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儿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喜欢在网络中漫游的人,渐渐地熟悉了网络中各种资源,日益体会到网络是一个无尽的宝藏,我的工作、生活都已离不开它。我的爱好之一就是在网海中觅宝!最近又认识到了博客的妙处,对于一个喜欢在网海中觅宝的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藏宝所在!我在网络中对网友们提供的资源受惠颇多,因此,我也愿意与网友共同分享我的宝藏! 注:本博客的文章除了原创类目下的博文之外,其余皆为编辑、整理或转帖收藏之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萨特《渴望光荣是因为害怕死亡》  

2014-04-08 16:38:36|  分类: 价值、意义、信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渴望光荣是因为害怕死亡

[]萨特

——可能今天法国的青年知识分子读得更多的是德勒兹或者富科的书。但是他们的名气还是没有你大,而且肯定在国外没有你那么多的读者。你想到德国监狱中去探望巴迪尔巴迪尔,联邦德国一个恐怖组织“赤军派”的头头。,人家就准许你去。为什么呢?因为你是名流。一部分德国报刊辱骂你。为什么呢?因为它们害怕你的影响……

——在这个问题上,除了新闻界以及给我写信的那些人表示的这种神圣的狂怒之外,我没有引起别的反响。换句话说,我以为那次探望巴迪尔是一个失败。德国舆论并未改变态度。倒不如说这件事反而促使它反对我企图支持的事业。

我在我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一开头就声明我考虑的不是人们责备于巴迪尔的行为,而是他受囚禁的条件。我白费唇舌,记者们认为我支持巴迪尔的政治行动。因此我以为这是一次失败,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再干一次,如果需要再干一次的话。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萨特,你不是随便什么人……有些人对《文字生涯》的最后一句话大为反感:“如果我把不现实的救世观念束之高阁,还剩什么呢?赤条条的一个人,无别于任何人,具有任何人的价值,不比任何人高明。”按照他们的说法,一个人要求做随便什么人,那时候他必须已经不再是随便什么人了。

——这就大错特错了。你在街上随便找一个人,问他他是什么:他是一个人,充其量就是一个人,此外什么也不是,和大家一样。

——这个人可能处于完全无名的境地,他可能十分厌恶他的生活:他只是一个数列里一个简简单单的号码!使许多人寝食不安的,正是这种无名地位。只要能够不再成为随便什么人,他们什么都豁得出来……

——但是做随便哪一个人不等于无名无闻!这是要做自己,完全地成为他自己,在他的村子里,在他的工厂里或者在他的大城市里,而且在与随便哪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地位上与其他人发生关系……为什么个人必须是无名无闻的呢?

——你自己,萨特,你曾希望成名!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否还希望成名。一九三九年的战争之前我希望成名,战争之后那几年我也希望成名,你知道那时候人们把我宠得厉害。而现在……

——这正是我想说的:现在你已经成名了……

——我出名了,但是我感觉不到这一点。我在这个地方,我跟你谈话。好吧,这将在《新观察家》上发表,但是在骨子里我不在乎这些……

——如果说你曾希望成名,这是某种存在方式。前几天我有一个朋友这么说过:“新的笛卡儿公式是:报上谈到我,故我在。”

——倘若某人想出名,他要的不是出名,他要一切。他要使自己独立于繁衍他的生命的卵巢滤泡而保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他将有读者,但这是因为人们记得他,而不是相反。我从不认为报纸或者随便哪一部关于我的著作应该使我永垂不朽和使我满足。这个任务,我在还没有写下第一行字以前就指派给我自己的作品:它应该使我名垂千古,因为它便是我。只有我自己能照管我自己。其他人可以从我的著作得到混杂的收益。但是必须有一个十分高明的精神分析学家才能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什么以及我有多大价值,而这样一个精神分析学家是不存在的。

——你自己在《文字生涯》里面解释说,你之所以渴望光荣是因为你害怕死亡,也因为你感到自身的偶然性偶然性(Contingence)是萨特常用的哲学术语。世界上出现人以前,万物处于混沌状态。人被抛掷到这个世界上来,他安顿下来,但总觉得万物作为纯粹的存在与他格格不入。人有烦恼,物无烦恼,这表明人在世界上不得其所。宇宙间有人存在,并非一种逻辑必然性,因此人生是偶然的。见《存在与虚无》。,感到你的存在的无法辩解的无目的性。

——确实如此。一旦获得光荣,情况也没有任何改变:人们还是同样得不到辩解。其次,你知道,光荣这个想法不是自发产生的:我是在书本里找到它的。你是一个与其他男孩一样的男孩子,你想比其他人强一些:光这样并不含有光荣的想法。光荣是文学内部的一个想法:一个在一九一○年前后接触文学作品的男孩子会在书本里找到一整套起源于上一个世纪的文学意识形态,这个文学意识形态组成一整套命令。我把它叫做“有待去做的文学”。你会找到像福楼拜那样的人,对他们来说文学与死亡,光荣与不朽,都是一回事。就这样我也染上了这种想法。我后来花了好长时间才摆脱这种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