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儿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喜欢在网络中漫游的人,渐渐地熟悉了网络中各种资源,日益体会到网络是一个无尽的宝藏,我的工作、生活都已离不开它。我的爱好之一就是在网海中觅宝!最近又认识到了博客的妙处,对于一个喜欢在网海中觅宝的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藏宝所在!我在网络中对网友们提供的资源受惠颇多,因此,我也愿意与网友共同分享我的宝藏! 注:本博客的文章除了原创类目下的博文之外,其余皆为编辑、整理或转帖收藏之文章。

周国平的死亡观评析  

2014-04-08 16:33:32|  分类: 价值、意义、信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廖广翏《周国平的死亡观评析》

周国平的死亡观评析

敦鹏(礁山大学)

摘要:周国平是一位用灵魂写作的作家,他对死亡的思考贯穿在他的作品中,从自传岁月与性情我的心灵自传冲对挚友郭世英之死的怀念,到仗亲的死粉文中对父亲未尽孝道的内疚,再到纪实散文姐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冲父女诀别的悲痛,无不与死亡进行深度接触,这也使他对于死亡有了一种独特的生命体验。在嗯考死:有意义的徒劳粉文中他集中对死亡进行探讨,他认为思考死对于生却是有价值的,对于死的思考尽管徒劳,却并非没有意义。

关键词:死亡;生;意义;灵魂

熟悉周国平作品的读者,大都能感受到其中弥漫、贯穿着一种深邃、高远而又浓重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就是对于人类终极归宿的思考。死亡是人的生命终结,又是人之生命的必然归宿。死亡的必然性,曾使世人为之感慨不已。周国平,作为一位带有浓重人文关怀的哲学家,以其独特的精神气质和家庭遭际的不幸,对于死亡这一关乎人的生存的根本问题有着远远超乎其他学者的敏感。在周国平的作品中,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死。他认为:一个人只要认真思考过死亡,不管是否获得使自己满意的结果,他都好像是把人生的边界勘察了一番,看到了人生的全景和限度。虽然到头来死亡不可避免,但这又不是徒劳。相反,他认为思考死对于生却是有价值的,对于死的思考尽管徒劳,却并非没有意义。笔者认为也许这意义就是思考死的过程,在过程中去体悟死亡的价值,狗死而在”,以便重新审视人生。

1、死亡——无奈的选择

可以说对于死亡的敏感,周国平是有现实原因的。周国平在叹亲的死粉文中谈到:“父亲死的很突然,他终于没有能看到我的孩子出生。如我所希望的,我得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谁又能想到,我的女儿患有绝症,活到一岁半也死了。”[1:69]在家人连遭不幸之际,他道出了对于死亡问题现实关注的基本原因。他说:“短短两年里,我被厄运纠缠着,接连失去了父亲和女儿。父亲活着时,尽管我也时常沉思死亡问题,但总好像和死还隔着一道屏障。父母健在的人,至少在心理上会有一种离死尚远的感觉。后来我自己做了父亲,却未能为女儿做好这样一道屏障。父亲的死使我觉得我住的屋子塌了一半,女儿的死又使我觉得我自己成了一间徒有四壁的空屋子。我一向声称一个人无须历尽苦难就可以体悟人生的悲凉,现在我知道,苦难者的体悟毕竟是有着完全不同的分量的。”[1:69]如果说此前对于死的思考更多的作为哲学家在理论层面关注的话,那父亲和女儿的死使周国平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的人,死亡也变得不再遥远,似乎死亡就在身边并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他。在这里我们可以说,周国平的死亡意识近乎是真实的生命体验,是缘于尘世生活的不幸遭际。这也决定了他今后的思考的走向和特质既有形上的专业运思,又带有世俗生活的不尽渊源。

直到后来,在他恢复哲学家理性特质之后又一次谈到:死亡和太阳一样不可直观。然而,即使掉头不去看它,我们仍然知道它存在着,感觉到它正步步逼近,把它的可怕阴影投罩在我们每一寸美好的光阴上面。”[1:85]无论作为形上思考的哲学家,还是作为一个现实中的普通人,周国平都认同一个基本事实:死亡不可避免,死亡是永恒的存在。他说:死之迫人思考,因为它是一个最确凿无疑的事实。是事实,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死亡将人带向万劫不复的虚无深渊,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数人宁愿对死保持沉默,想也罢,不想也罢,终归是在劫难逃。”[1:87]这就是作为常人的周国平在死亡面前过的第一道门槛:思考死亡是一种徒劳。

既然思考死亡还是要死亡,那么人们能做的就是尽力规避死亡。对死亡的回避使得人们对死讳莫如深,当不得不谈论时,也采用其他委婉的说法来表达。如人们不愿意将医学认定不治之症的诊断告诉病人,不愿将即死的信息告诉生命垂危者,不愿让孩子们在家庭中目睹亲人的死亡,不愿意接触死的谐音,不愿意在与死有直接联系的日期办事等等,可以说对死之回避几乎是贯穿人类历史的一种长期社会现象。所以在第一道门槛前,周国平的思考也多以“无奈、沉默、叹息、恐惧、深埋心底、回避”等文字来表达死之含义。那么为什么人们总要回避死亡呢?有的学者认为,对于死亡的回避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它使人的日常生活获得稳定。换句话说,人没有必要时时刻刻意识自己必死而陷于惴惴不安之中,相反如此自欺欺人的掩盖像一层保护膜一样不致使自我内心的愉悦迅速剥落;另一方面,它掩盖了死亡的本真结构,从而使人迷失了真正有价值的生活。2按照海德格尔的观点旧常生活对待死亡的态度和方式总是掩藏、逃避死亡的事实,这就是不能有本真的生活。”[326]

作为哲学家的周国平自己认为芸芸众生靠习惯来忍受死亡”,而哲学使人避免习惯,所以哲学家必须打消对死的恐惧,主动迎候死亡”。从这点来看周国平与存在主义的哲学理念具有不谋而合之处,况且他还在自传《岁月与性情》中承认了受其影响较大。

2、死亡——在追问中升华

其实,我们在解读周国平死亡思想的过程中不免要对其思想背景做出考察。周国平早年研究尼采哲学,曾写出影响较大的《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博士论文为《尼采与形而上学》,接着又翻译出《偶像的黄昏》、《悲剧的诞生》一系列有关尼采的著作,奠定了他在国内“尼采专家”的地位。之后的周国平并没有止步,他说“不甘心把全部精力耗尽在某一个思想家身上,哪怕他是尼采。”他将焦点转人存在主义,存在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说与叔本华、尼采的非理性主义一脉相承,所以在周国平的作品中我们不但能感受到浓重的尼采形而上学思想,而且也能体察到存在主义的思想痕迹。在存在主义的视域中死亡作为一大主题,这自然也就成为周国平思考的一个焦点。

存在主义的死亡观特别是海德格尔、萨特等人的死亡哲学对周国平影响较大。在周国平的死亡思考中总能看到这些影子若隐若现。在逻辑前提上周国平已经认同了海德格尔所说的:死亡是人的“最本己的可能性”,本真的存在是“向死而在”。所以在经过第一道门槛的思考后,周国平认为死亡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严肃问题,必须“直面死亡”。直面死亡就要接受死亡,接受死的理由有三种,这三种观点实质上又是他不断思考,不断排劣择优的过程。

周国平总结第一种理由是“我们死后不复存在,不能感觉到痛苦,所以死不可怕。”[1:88]这也是伊壁鸿鲁的死亡态度:我们活着时,死尚未来临;死来临时,我们已经不在。显然刘于这样一种死亡观周国平是坚决反对的,他说:“在我看来,没有比这条理由更缺乏说服力的了。死的可怕,恰恰在于死后的虚无,在于我们将不复存在。”[1:88]周国平反对的就是将无感觉的死说成是幸福的,世界上一切幸福都是皆以感觉为前提的,人们之所以恋生是因为活着能感觉到周围的世界、自己的存在。人们之所以惧死是因为死永远剥夺了感觉周围世界的一切可能性,作为古代唯物论者的伊壁鸠鲁实在是“太唯物了”。

第二种周国平列举的是斯多噶派的死亡观。他们认为死既然不可避免,恐惧、痛苦、抗拒全都无用,那就不如爽快地接受死亡。在周国平看来这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必然发生的事并不成为使我们愿意的理由。他借乌纳穆诺的话说道:我不愿意死,也不愿意愿意死。“不愿意愿意死”是灵魂深处的呼声,灵魂不接受寂灭。而斯多噶派的哲学主张不过是“心理策略”罢了:既然死不可避免,不如做个英雄,体面而有尊严地死去。这在周国平看来并不能解决精神乃至灵魂的问题。

第三种理由是死亡的普遍性使人接受死。人人都得死,这能给我们什么安慰呢?周国平将其总结为两点:一、死是公正的,对谁都一视同仁;二、死并不孤单,全世界都与你为伴。但很快他又反驳了看似正确的这两点理由,一、虽然共同受死比单独受死要容易被人接受,但死仍然是最大的不公正。周国平的理由看似荒诞,他说上帝造人,将人造得一半是神,一半是兽,将渴望不朽的灵魂和终有一死的肉体同时放在人身上,再不可能有比这更加恶作剧的构思了。二、死真的是全世界都与我为伴吗?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假象,“死本质上孤单的,不可能结伴而行”。死总是自己的事,世上有多少自我,就有多少独一无二的死,不存在一个一切人共有的死。

通过分析,周国平排除了在日常生活中三种对于值面死亡着似绝对正确实则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他的思考并没有到此为止,他还在不断追问死为何物。

3、思考死亡——―个有意义的徒劳

不难看出,随着思考的深人,周国平的思绪也更带有浓重的思辨色彩。在周国平看来,让人“直面死亡”的劝说似乎都是无效的,他转换思维反问:既然死是一件不合理的事,那永生是否值得向往?如果永生不值得向往,那又是为什么?周国平列举出一个在哲学家们看似坚实的理由:“永生会产生单调和无聊!”难道真的是这样吗?未必。原因很简单,他说:“无聊不能归因于重复。正如健康的胃不会厌倦进食,健康的肺不会厌倦呼吸,健康的生命本能不会厌倦日复一日重复的生命活动。”[192]在他看来,永生不是无聊的理由。相反,正是由死造成的意义失落才是无聊的至深根源。永生信念的破灭,无聊才成为一种典型的现代病。

周国平紧接着指出,问题是没有死就没有了生的意义,更何况永生是荒谬的。不管寂灭还是永生,人生都逃不出荒谬,前者不合生活现实的逻辑,后者不合生命本能的逻辑。无论多少条理由都不能将他自己说服,活着总要有个活下去的勇气吧。似乎一个闪闪星光出现在他的眼前:一、他不再否认肉体的事实,二、他不能接受绝对的空无。精神上总要有个寄托,于是灵魂找到了宗教。

用周国平的话说“宗教就是宁可信其有,总比绝望好些”[1:94],他列举帕斯卡尔的办法,宗教就是要向那些盲信者学习信仰。帕斯卡尔的办法在周国平看来实质是使自己“牲畜化”即变得和那些从未真正思考过死亡的人一样,这样的宗教不就是终止对死的思考吗?

周国平是不信仰任何宗教的,他要用自己的头脑独立思考。对思考死亡这件沉重的事来说,又回到了原地。他说:“面对死亡,不回避但也不再寻找接受它的理由。”[1:95]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前的种种探索和思考的确是一种“徒劳”。但这种“徒劳”又不是那种绝对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徒劳。相反,周国平指出了它可贵的意义所在。首先,一个人只要认真思考过死亡,不管是否获得使自己满意的结果,他都好像是把人生的边界勘察了一番,看到了人生的全景和限度。如此他就会形成一种豁达的胸怀,在沉浮人世的同时也能跳出来加以审视。其次,思考死亡的另一个收获是我们随时做好准备,即使明天就死也不感到惊慌委屈。

存在主义认为,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有意义的徒劳。人生是徒劳的,其意义就在于选择的过程。周国平认为,人既需要死亡,又要抗争死亡。“思考死亡对于生却是有价值的,它使我能以超脱的态度对待人生一切遭际,其中包括作为生活事件的现实中的死。如此看来,对死的思考尽管徒劳,却并非没有意义。”[1:96]这不禁使人想起存在主义的荒诞体验经典《西西弗斯的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他因得罪众神而被罚在两座起伏的山间推动石块,当他历尽千辛万苦将石头推上山却发现石头必然会往下落他做的一切努力都归于徒劳。但这个荒诞的悲剧英雄,虽然意识到自己荒谬的命运,永远重复着推石头的单调而无终止的工作与折磨,但他没有向众神低头选择放弃,也不是勉强屈服于众神的安排消极地推石头上山。纵然世界是徒劳的,他还是自己主动选择推石头上山,而且要积极快乐地推。

周国平,一个独立思考的哲学家,他对死的探索是深人和持久的。从另一方面来看,与其说他在谈死,不如说他在思活。他从死出发来思考人活着的生命意义,由死而生,用生超越死。在现实中,一个人的肉体是必定要死亡的,一个人的精神也并非都能永世长存,然而,人们一旦正确认识死亡对生命意义的真正影响,反过来就会获得超越死亡的精神力量,生命的意义便会以放大的形象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放弃对死亡的理解,就等于放弃了对超越死亡的追求。周国平以他深沉的哲学思考,在探索死亡的路上照亮了生命的意义。

参考文献:

[1]周国平.周国平自选集「M]海口:海南出版社,2004

[2]阎顺利.超越死亡的智慧「J].燕山大学学报,2002,3(2):93-98

[3]孙利天.死亡意识「M].长春:吉林教育出版社,2001

作者简介:敦鹏(1983-)男,河北鹿泉人,燕山大学文法学院研究生,从事本体论、文化哲学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